纽约抗疫一线亚裔医生独白:妻儿为防传染与其分居


“如果我必须对来自外部的石油加征关税,或者如果我必须采取某种措施来保护我们成千上万的能源工人和提供这些工作的伟大公司,我将尽我所能”,美国总统特朗普周六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表态称,低油价损害美国大量就业。路透社5日报道称,此前一天,特朗普在与埃克森美孚、雪佛龙等美国石油行业高管会面商讨救助措施之后表示,他目前暂不考虑关税,但是“如果我们没有得到公平对待,这是一种可以使用的工具”。

美国驻荷兰大使胡克斯特拉先生非常活跃,但似乎把精力用错了地方。

最让人感到滑稽的是,当被记者问到可以从中国经验中学到什么时,胡克斯特拉大使竟然回答:“可以让中国学习的是美国与欧洲如何合作应对这场危机。”好吧,中国愿意以谦虚的态度向世界各国学习。美国有不少好的东西值得我们学习,但肯定不包括胡克斯特拉大使。

特朗普之所以失去耐心准备加征关税,是因为低油价已经让美国遭受实际损害。4月1日愚人节当天,美国页岩石油领域的头部公司美国怀丁石油已经向法院申请破产,股价瞬间暴跌超过40%。该公司之前就身背巨额债务,加上沙俄价格战以及疫情对需求的双重打击,成为第一个撑不下去的大型石油公司。根据穆迪公司的数据,北美油气公司在未来4年面临2000亿美元的到期债务,其中仅2020年的到期额就高达400亿美元。目前,美国石油产业大约吸纳数十万工人就业,许多杠杆率很高的美国能源公司面临破产,工人面临裁员。

如果美国真的不了解新冠疫情的严重性,为什么美国疾控中心于1月15日就发布关于新冠肺炎的警告?为什么1月25日宣布关闭驻武汉总领馆并撤出人员?为什么2月2日对所有中国公民及过去14天内到过中国的外国人关闭边境?要知道在采取这些措施的1个多月后,美国境内的疫情才开始大规模暴发。

他在文章中似乎想说,中国通报的确诊病例、死亡人数和致死率不真实,而且排除美国科学家的参与,导致美国早期忽视了这一病毒的严重性,而意大利、西班牙的数据才是真实的。他在这么说之前,为什么不去问问美国自己的科学家?美国许多医学杂志都有关于这个病毒的论文,而且我们还听说,不久前美国首席医疗科学家福奇表示,他拒绝按照美方某些人的要求说中国应该提前3个月就向美国通报,因为那不符合事实。更重要的是,在过去三个月中国人民为了阻击疫情蔓延采取了多么严格的措施、经历了多么惨烈的战斗、作出了多么巨大的牺牲,全世界都在为中国加油、为武汉加油。世卫组织专家组组长布鲁斯·艾尔沃德先生指出,正是由于中国采取了有力的干预措施,才避免了可能发生的数十万例感染。难道胡克斯特拉大使对这些真的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萨洛蒙还透露,自疫情暴发以来,法国累计转运506名重症患者到其它地方接受治疗。3日法国共转运115名重症患者,其中100多人是从大巴黎地区转运至诺曼底等地接受治疗。

我们来看看胡克斯特拉大使这篇文章里都有哪些奇谈怪论:

法国3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5233例,累计确诊病例64338例。按照法国卫生部此前公布的方案,现在病毒测试数量应提升至每天3万份,但仍远远低于意大利、德国等国的测试数量。

萨洛蒙说,法国住院患者人数已经升至27432人,其中重症患者达6662人。目前在重症患者中,有35%的患者年龄小于60岁,93人的年龄在30岁以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