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公主”号21人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
来源:“至尊公主”号21人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发稿时间:2020-03-31 11:33:12


“纽约正在与新冠病毒作战,专家警告,整个美国都将出现同样情况。”《今日美国报》29日称,纽约市熙熙攘攘的街道和密集的人口使它特别容易受病毒快速蔓延的影响。但多名专家表示,如不迅速行动,美国其他城市、郊区很快可能会出现类似的致命情况。哈佛大学全球健康研究所所长阿希什·贾哈说,病毒正在袭击美国的每一个城市。

面对疫情急剧上升的趋势,美国副总统彭斯说,在美国接受病毒检测的数十万人中,只有10%的人检测呈阳性,这“应该让美国人感到鼓舞”。但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警告称,随着死亡人数的不断上升,未来的日子将是可怕的。特朗普30日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回击佩洛西对其抗疫不力的指控,称“她是只生病的小狗”,“看起来像个傻瓜”。

报道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6日已经宣布禁止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21个欧洲国家公民入境。30日,据日本政府消息人士称,日本还将禁止美国、中国、韩国和大部分欧洲国家公民入境。

纽约州州长科莫29日也在发布会上表示,纽约州还需要两至三周时间才能到达感染人数上升曲线的高点。他呼吁医疗系统做好迎接疫情顶峰的准备。科莫还呼吁增加物资供应并要求联邦政府进行协调。他说,各州都在试图从相同的企业购买相同的物资,这种情形抬高了价格。“不幸的是,我们正在与美国其他各州争抢同样的物资。”

急诊室总有一些不可违反的规则,然而随着防护装备日益减少,这些规则也被打破。疫情初期,纽约医护人员每次去诊治时都要更换长袍和口罩,然后戴上防护装备,直到换班结束。随着医护用品供应稀缺,一名在重症监护室工作的医生说,他被要求在换班结束时上交口罩和面罩,进行消毒以备将来使用。【环球时报报道】连续两天新增确诊病例2万例以上,日新增死亡病例超过500例,美国疫情形势愈加恶化之际,有“抗疫队长”之称的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安东尼·福奇发出更令人震惊的警告:即使采取现有的积极防控措施,美国也可能有数百万人感染新冠病毒,死亡人数在10万至20万之间。面对严峻而可怕的形势,白宫态度大转变。当地时间2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把要求民众“保持社交距离”的相关指南延续到4月30日。上周他曾表示考虑放宽管控措施,4月中旬前让社会重新开放。特朗普还称,死亡高峰可能两周内到来,如果死亡人数控制在10万或10万以下,就意味着我们“做了很好的工作”。医院已经人满为患,防护装备更是严重短缺,如果疫情形势真像模型曲线预测的那样,4月份美国恐将进入一个更艰难的阶段。美国联邦和各州政府也在积极为疫情高峰做准备。29日,一架满载80吨口罩、防护服等医用物资的航班从中国上海飞抵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

不过在美国抗疫专家看来,“至暗时刻”尚未到来。29日,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接受CNN采访时表示,模型测算显示,疫情可能会在美国造成数百万人感染,10万至20万人死亡。“即使采取激进行动,美国也可能死亡20万人。”据《纽约时报》报道,福奇当天下午在白宫的新闻发布会上进一步表示,基于科学模型得出这种严峻的预测,“我认为,完全有可能的是,如果我们的努力不能将疫情减轻到一定程度,就可能达到这种地步”。白宫新冠病毒特别工作组协调员黛博拉·比尔克斯博士说,即使采取预防措施和限制措施,政府根据模型估计可能有8万至16万人,甚至可能有20万人死于新冠病毒引发的疾病。如果不采取任何防控措施,根据同样的模型,预测可能会有160万到220万美国人死于新冠病毒引发的疾病。

“重症监护室快要爆炸了,”一位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外科医生得知一半特护人员感染后,自愿申请到前线去;威尔康奈尔医学中心一名医生感慨,她每天都会经过一位病情危重、插管中的同事,不知道下一个倒下的会是谁;纽约市一家大型医院的医生描述,这里就是“一个病毒培养皿”,有200多名医院工作者被感染;“我觉得我们都是被送进了屠宰场,”布朗克斯区雅克比医疗中心护士托马斯·莱利说道。

法新社30日称,目前全球33.8亿多人被要求采取隔离或居家措施,数百万人失业,选举推迟,体育赛事暂停。一些国家警告民众,在一段不确定的时期内,封锁将成为新的常态。全世界报告确诊病例70多万例,真实的数字可能要高得多。富裕国家的卫生系统不堪重负,而贫穷国家和战乱地区或将有数百万人付出代价。据联合国专家称,世界上有30亿人无法获得自来水和肥皂,这是抵御病毒最基本的武器。在非洲的贝宁,总统帕特里斯·塔隆表示,贝宁无法实施公共隔离,因为它缺乏“富裕国家的手段”。

作为美国疫情的“震中”,纽约州的形势尤其严峻,目前纽约州确诊病例超过6万,死亡人数超过1000人。《纽约邮报》称,仅在纽约市,从29日9时30分至16时15分,不到7小时时间里,就有98人因感染新冠病毒而死亡。

雅可比医院的护士莱利说,当她最近去看急诊室的时候,她意识到自己和同事们永远无法避免被感染。医院里挤满了呼吸困难的病人,他们的肺听起来像砂纸一样,口罩和防护服供应不足。